百人牛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百人牛牛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20:06:0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空闲下来的时候,张玉环也会到田野转转。他想着,这段时间自己会在村里生活,多陪陪耄耋之年的母亲。他还曾想过,等村里将属于他的土地分回给他,自己可以种地,“先养活自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这两个被害者的家庭已经不在张家村居住,这两户人家也很少和村里人联系。张玉环回老家那晚,被害孩子张某伟的父母才得知这个消息。张某伟的母亲刘荷花一夜没睡着,大儿子出事以后,给她带来沉痛打击,至今睡眠不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夜,月亮挂在这个小村庄上空,又大又圆。直到了晚上9点左右,张玉环才和家人吃上了自由后的第一顿晚饭——一碗汤圆和黄金糕。饭后,张家留下了一张不齐人的大合照——宋小女与大儿子仍在医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张玉环回家的前两天,宋小女一直在想送什么礼物给张玉环。后来,她花了1800多元买了一部黑色的手机,她觉得张玉环要回归社会,手机必不可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前后两只狼狗,一只狗在咬我。”张玉环不时向身边的人展示他手上和大腿上的伤痕。二十多年过去,伤痕淡了很多,但仍可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几天,小儿子张保刚都在教父亲用这部手机,他提前把家里亲戚的姓名和电话号码编辑好,存入了新手机的通讯录里。张玉环收监后,户口被注销,新的身份证还没有办下来,无法办理手机卡。张保刚把自己的一张闲置手机卡给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农村,父亲会很难融入到社会,父亲也不可能一辈子都在农村。”他突然想起什么,又补充说,“这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问题,必须要由一个家族来商量决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酒店出来,张玉环坐上了家人的车,后面还跟着一辆小汽车和一辆救护车。车队在村口出现的时候,一串长长的鞭炮响了起来,车队开进了张家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不是因为近27年前江西省进贤县张家村发生的那桩杀童案,张玉环现在可能会是一位不错的木匠。他喜欢做木工,理想很简单:把木匠手艺学精,让生活过得更好一点。但1993年的农忙时节的某天,简单的理想被一场无妄之灾取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玉环接受了一波又一波媒体记者的采访。有时,张玉环面对记者提出的问题,会皱起眉头迟疑一会,有时会词不达意,但回答往往是简短的一两句话。张玉环一遍一遍地重复自己的经历,回答累了也会看着记者说,“这个问题不用问了吧”“说过很多次了”“差不多好了”。